饶毅射出的三支响箭,终于在被免职的李红良身上传来回声


下午看到突发消息——李红良被武汉大学免去两大重要职务,模式动物研究所所长及模式动物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并辞任基础医学院院长。

不是学术圈的人,对这个事情,可能会有些无感。但这个事,绝对意味深长。

因为,这算是一件学术圈地震级事件的后果影响。这个事件的精彩程度,绝不亚于古戏“连环马”。

是的,这件事,就是有人在环环落马。是学术大咖饶毅射出的子弹,飞了9个多月后,终于让人看到,有人应声栽倒的样子了。

那就先交待一下这个李红良吧。此人,绝对是个学术大神。这里不妨罗列一下他的头衔身份:

不妨再联系一下上面说到的行政职务,再去比对。总之,李红良要多红就有多红。

问题是,他现在给人的感觉,可能真不是良人。

当然,很多人知道李红良,是因为2019年11月29日,网上流出的那封饶毅实名举报信。

那绝对是学术界的一场惊天大地震。当天,饶毅一箭三发,对准中国三位宗师级学术大神,发出了中国学术打假的最强音。

这三个人之中,就有李红良,他被指为多年持续学术造假。

此外二箭,一箭直指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化细胞所研究员裴钢1999年所发表的论文,3张图不真实,存在造假嫌疑。

一箭直指当年年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耿美玉研究员作为通讯作者,发表的宣称可治疗小鼠阿尔茨海默症论文存在造假情况。

饶毅,是实名举报,是在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举报!

被饶毅举报的裴钢研究员,是院士!

被饶毅举报耿美玉研究员,是填补世界空白的阿尔兹海默GV971中国首款该类药物主要研究者。

而饶毅自己,究竟又是何方大神,敢在这些学术太岁头上动土呢?

看到这里,我已经忍不住了,要直接绕到彩蛋上来了。

今年2月7日,人格志发表了一篇爆款文章——《武汉病毒所所长:一个北大艺术特长生的多次跨专业逆袭》

这篇文章,如今来看,也还是让人意犹未尽,有滴滴姨太太的怪味。

是的,这是有关王所长生平轨迹和情爱往事的文章。具体什么感觉,大家点开上面绿体字看吧。

写这篇文章的动因,也没别的,就是疫情中那起“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事件,害苦了无数人。

当时,老将也被家人逼迫得灰溜溜上街抢买双黄连口服液。说实话,我当时真的非常憎恶那个被网友称为“双黄连之母”的王所长。

激愤之下,我才写出那篇文章。更重要的是,带出了大神饶毅。

原因是,当时王所长遭遇民意群殴,网传一封信,就是学者饶毅给王所长老公舒红兵院士写了封信。

这封信,饶毅从未辟谣。老将从相关渠道得到信息,应是真的。

我在那篇文章中,对饶毅,只说了这样几句:

饶毅是海归科学家,人狠,才高,有刺,直言不讳。重要的是,他的人格站得住。

2011年,饶毅参评院士,落选。

那年,舒红兵成功当选院士。

那今天,就简单再补些干货。

施一公是这样评价饶毅的:

饶毅是忧国忧民的科学大家,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犀利耿直的现代鲁迅,我行我素的半老顽童。

无论你是否喜欢他,他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启蒙中国社会,也注定留下重要印响。

对此,我真是极度认同。我还想说两点对饶先生的感情。

一是饶毅是我家人的绝对学术偶像,是她们做学问的榜样。

二是饶毅是我最欣赏的当代具有士人风骨的学者,无论是学术水平,还是学术道德,以及生活方式,行为风格,都让我很粉!

除了上面提到的举报三位学术精英,以及怼劝舒红兵,饶毅还曾干过太多伟岸雄壮之举。

饶毅曾这样批评中国的科研文化:

在中国,为了获得重大项目,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做好的研究不如与某些人拉关系重要。

饶毅不只是敢讲真话,敢于批评,而且以行动向丑陋不公宣战。

那一年选院士,饶毅落造,连包括方舟子在内的一大批学术界人士,都在替饶毅鸣不平,以及于闹出重大舆情,某人当上院士也成为学术界笑话。

生物界顶级大牛王晓东也说:

无论是从学术水平、学术道德,还是对国家的科学贡献来讲,饶毅都远远超出,此次进入第二轮的同学科候选人。

饶毅随后宣布:“永远不参与院士评选”。

刚烈的饶毅,这些年也用学术成果和学人风格,向学界证明,不做院士照样可以挺起腰杆。

当然,饶毅值得叙述的故事还有很多,包括他的如何离开美国报效祖国的爱国壮举。

而让老将最为感动的是,2011年8月22日,他曾发表长文《今日中国谁最该做院士?》,浓墨重彩地推荐屠呦呦。

2015年10月5日,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然而,直到如今,人们依然为未能等到屠呦呦成为院士的消息遗憾。

学术界很红,但疑似不良的李红良,已经陆续被免去各种行政职务。

受武汉大学党委组织部委托,该校审计处派出审计组,从9月1日开始,也正在对李红良进行任期经济责任审计。

有意图的是,李红良还牵出前段时间另一桩激荡全国民意的事件——他是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中得奖者,研究“喝茶抗癌”小学生之父!

真可谓是代代相传,生生不息。以假乱真,从娃娃抓起。

越是虚假的科学家,越会是生活猥